88必发娱乐平台,88必发娱乐官网,www.88bifa.com

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88必发娱乐官网>军事科幻>雪地悍狐>008 战争 女人之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8 战争 女人之一

小说:雪地悍狐 作者:艳阳天 更新时间:2012/1/14 6:35:36

在进军东北动员工作这一块上,下面的工作好做,营连干部参加完动员大会后,回到各自所属的部队,前后仅用两三个小时就完成了动员工作。

战士们的感情是朴素的,他们平时就没少受过关于苏联红军和苏联社会主义等方面的教育,对苏联红军和社会主义苏联怀着一种纯朴的、崇敬的感情。现在,多数战士听说东北有那么丰富的物产,特别是苏联老大哥在东北,觉得有了坚实的靠山,苏联老大哥能不给中国的小兄弟撑腰?

于是,便多了更多的企盼,能不欢呼雀跃?至于那些躺在病床上,行动困难的同志,那工作就更好做了,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就是个累赘,在拖别人后腿。现在大家要进军东北,要去和苏联老大哥会面,这样的好事千载难逢,不能随部队挺进东北与老大哥会面,那是自己没有这个福气,哪里还能再成大家的包袱?

为了部队能迅速地进军东北,两个团的领导决定部分行动不便的人暂时留在东阳城,这无疑是正确的,也是多数人能够接受的。

炸了营的是最不该出问题然而又是必然会出问题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两个团领导的家属们——她们正好在暂留人员名单上。做出这个决定的恰是两个团的团长和政委,他们昨天晚上决定在休整七到十天后,对那些仍在拖部队行军后腿的人一律留下,对干部家属的劝留工作一律由本人来做——谁都知道这是块难的啃骨头。

只是,这个决定在今天的会上提前执行了。

常言道;最难剃的头,就是自己个儿脖子上那棵吃饭的家伙。

眼看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团里的几个干部检查完营连动员工作回到自己的“窝”里一看,好家伙,菜是菜,肉是肉,粮是粮,锅是锅,水是水,一样不少,样样齐全。眼瞅着天就要黑了,可它们各块还是归各块,都是凉的、生的——这是后勤老郭根据铁军的指示,特意给两个团带家属的干部开的小灶——唯独不见的是操作它的主人们——两个团领导的女人们,踪迹不见。

几个男人走出门,站在院子里。——这是也铁军特意给鲁南十一团团长牛天经、政治部主任孙华和苏皖独立团团长王方、政委刘杰这四个带家属的领导干部安排的一个挺精致的、带有日式风味的小小四合院。——面面相觑,唯有刘杰将帽子脱下,使劲挠起后脑勺来。

“咦?”牛天经看看大家,诧异道:“都不在,上哪儿去了?”

“谁找去了?刚到这里,人不熟呀。”王方不解。

“到老曾、老铁那里去了?”孙华迟疑地说道:“不会吧?据我所知,他们这支队伍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成家的,她们去找哪个?该不是到医院去了吧?”

刘杰还在挠着自己的后脑勺,那里似乎聚积了半辈子的痒痒。

“会不会去逛街了?”

“不能。别人我不敢说,俺家那口子不能去。这一路下来,身体虚就不说了,她那脚底板呀,除了老茧就剩下水泡和烂肉了,今天早上洗衣服,你看她那一瘸一拐的样子还能去逛街?再说了,她也不是个好热闹的人。”孙华说道。

“咦?那能上哪儿去呢?”

王方盯着一个劲儿光挠后脑勺、不说话的刘杰道,像是找着了解谜底的人,问道:“你肚子里闹什么鬼?吭个声。”

刘杰停下手来,将军帽又扣到头上:“十有八九让咱家那口子领走了。”

“什么?领走了?”牛天经的眼睛瞪圆了:“你是说她、她们······”

“别误会,别误会,这不是开小差······”

到底是王方与刘杰两口子共事的时间长,相互了解的也多,刘杰刚要解释,话就被王方打断:“对了,对了。”

他恍然大悟,说道:“我说你怎么直挠后脑勺不说话呢?明白了。是你那口子领着她们罢工、造反了。这事可得先说清楚了,啊?要是出了什么‘内乱’,祸源可全在你们家,你可得全扛着,啊!”

听了这话儿,刘杰有些火了,回应道:“我的个乖乖喽,你这是老毛病又上来了,啊。提个拌草棍打苍蝇——尽干那舞不着的事儿。——说那些不着调、不着边的话儿。我刚才说的只不过是个猜测,你瞧瞧你,这一惊一乍的,啊,棍子、帽子漫天飞,像翻了天似的。”

“你,你家那······”

牛天经见王方脸上挂不住,觉得不是个头,便打断王方的话,插了进来:“都别急,兴许她们有什么事呢,等等再说。咦,警卫员哪去了?”他将目光投向门外。

“嗯?我的警卫员也不知上哪里了。”

“我的警卫员倒是跟着她哪。”

“我的也是。”

“那就更没事了。”牛天经调侃道:“那就更没事了,她们还能带着警卫员当逃兵?”

“报告!”曾豹的警卫员打断了几个男人的对话。

“什么事?”

“司令员、政委请几位首长到医院的小餐厅去。”

“有事吗?”

“几位首长家的大姐都在那儿呢。”

“噢?”

几个人跟着曾豹的警卫员急匆匆地赶到医院小餐厅。

小餐厅里的气氛可以用“紧张、滑稽”四个字来概括。紧张的是四个女人大都已都喝得半醉,刘杰的女人张苹可以说已经喝醉了,她们也彻底地“放开”了,什么难听,说什么,各自带来的警卫员站在她们的座椅后面不知怎么办好;滑稽是曾豹和铁军两个像是饭馆里的店小二,正在端荼倒水,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我说几位大姐呀,你们把警卫员带来,不准他们回去通风报信就对了。”曾豹满面笑容,一边收拾桌子上残剩的花生米和卤菜,一边说道:“来来来,让让,让我把这都捡了。菜马上就上,今儿呀,我跟政委就陪着几位大姐,喝它个一醉方休,喝它个烟消云散、万事无忧。”

“散?怎么个散法。啊?”张苹听了这话儿,有了由头,又来了劲儿:“我张苹革命这么多年,到如今,反到成了包袱了,要被‘卸’在这里。最让我窝火的是,还是被自己的男人‘卸’的。”

“谁这么无组织、无纪律,在这儿胡说八道呢?”刘杰走在几个人的前面,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唬着脸问道。

其他几个人见自己的男人进来,都噤了声,只有张苹,听了这话儿直如向翻滚的油锅里倒进一桶凉水。

“你咋呼什么?吓呼谁哪!啊?”张苹本来就不是个善茬儿,今天又喝了酒,发作起来不亚于母老虎的雌威:“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让着你、让着你,尽量给你留面子,好让你有个好一点的前程,你还真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啊?当初你刚参加革命进集训队的时候,我就是你的队长,你还记得吗?我那时候已经有三年党龄了,你哪?不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毛头小子吗?”

3

008 战争 女人之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