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平台,88必发娱乐官网,www.88bifa.com

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88必发娱乐官网>历史架空>超限空战>20、慑服张作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0、慑服张作霖

小说:超限空战 作者:幸运特快 更新时间:2016/3/16 13:58:04

要说别人来了,遇风云并不在乎,这时就是乃木希典来了,他也用飞机打死他,何况别人。

但是,一听说是张作霖来了,遇风云可真的紧张起来。

遇风云是沈阳人,沈阳人有谁不对张大帅如雷贯耳的!

遇风云害怕的一共有两条,一个是张作霖是乱世枭雄,脑子厉害,反应快,自己智力上不是人家的对手,一个是张作霖枪法好,他和他手下的土匪全都是百步穿杨,要是让人家强攻上来,自己这边不知道得死多少人。

遇风云愣了半天,手下全都看着他,但是都不敢说话。

这时遇风云在义勇军、在神洲公司,已经确立了神的地位,没有人敢跟他争论,大家也不知道将来应该干什么,全都得等着遇风云说话,这样更不可能有不同意见了。

遇风云反应过来,急忙问道:“关城门了吗?”

手下说:“关了!他们有马队呢!那还不关!”

遇风云点头:“干得漂亮!先挡住他们,完了再说!对了,他们说来干什么了吗?”

手下说:“那个管带说,是来拜见你的,还问你是不是那个会飞的神仙。”

遇风云说:“不是,我是问,他们现在什么打扮,他不是土匪吗?你怎么说他们是大清的大兵?”

手下一愣:“他们都穿着大清的号衣啊!上面有字啊!”

遇风云安排在城门站岗的,都是本地人跟他带来的人混合编组的,他带来的人忠心,有战斗经验,本地人见过世面,不会惹事。

人家不比他们这些从农村来的人,人家认识官府的样子,不会说错。

遇风云就觉得奇怪了,不对啊!我听评书说,这时张作霖不是还当土匪吗?还给鬼子打探消息呢!他怎么穿着清朝的军服来了?

遇风云觉得张作霖实在是鬼,这是标准的战术欺骗啊!想装成官兵来骗我们开门,他们是骑兵,一进了城,顺着街道推过来,谁能挡住他们啊!

遇风云正要说话,朝四周一看,急忙问道:“洪友松呢?”

“他们出城练骑兵去了,都在城外呢!”

“哎哟!”遇风云大叫一声,“他们别让张作霖包了饺子!”

人家张作霖的人全都是有丰富经验的土匪,骑马打仗,枪法奇佳,一个冲锋,洪友松他们就不剩什么了。

洪友松他们完了,遇风云基本也就完了。

遇风云急忙说:“快从这边出城,让洪友松他们也从这边进城,遇到张作霖,一定不要恋战,千万先进城再说!”

手下急忙跑出去通知,幸好这时遇风云的手下全都有马,这算是骑兵通讯员,速度最快。

然后遇风云马上带着人赶着马车,把马克沁机枪架在马车上,到了城门。

张作霖是从沈阳方向来的,他家在新民,而过去遇风云的敌人都是从东边鬼子那边来的,两边正好方向相反。

遇风云带着人到了城墙边上,先上了城墙,用望远镜向下面看。

这一看,遇风云又是一惊,他看到,张作霖的人马非常整齐,尽管跟鬼子那种正规的军队队列不同,但是这些剽悍的土匪,身上另有一种杀气,看着极有气势。

遇风云看见张作霖的照片,他已经认出,这就是年轻时候的张作霖,这时的张作霖,还没有后来当上中国最高统帅时候时心机深沉的样子,还是年轻时候相当精干的样子。

张作霖个子不高,骑在马上,双目炯炯有神,他看着城头,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是,遇风云看着张作霖害怕,张作霖他们看着抚顺城头,也感觉阵阵头晕。这是因为,张作霖他们尽管是骑兵,战斗力远远高于一般的军队,但是张作霖的手下全都用步枪,射速比较慢。

他们看着城头上面的好几挺格林快炮,实在提不起勇气。

张作霖是到过清朝抗日援朝的战场的,经历过正规的大部队作战,他见过这种格林快炮的威力。以鬼子的战斗力,还让这种武器打得哭爹叫妈,他们面对好几挺这种大炮似的家伙,怎么不害怕!

这时遇风云躲在城垛后面,大声问道:“下面,是张大帅吗?”

张作霖吓了一跳,没敢回答。

遇风云是习惯了现代的叫法,这时东北人都是管张作霖叫张大帅的,可是当时张作霖只是个清朝的马队管带,他怎么敢自称大帅!

所以张作霖没听出遇风云是在叫他,还在发愣。

这时下面一个胖子大声问道:“你们报信了没有,你们遇爷出来没有!”

遇风云一看,这个人他也认识,这个人的样子,很像是汤玉麟,就是通俗故事里边说的汤二虎,但是张学良和王化一的相关回忆史料中均称其绰号为汤大虎。

遇风云于是说:“我就是遇风云。你们到我们这儿来,有什么事儿吗?”

张作霖马上拱手说:“遇爷,听说你杀了金寿山,是不是真的。”

遇风云这时才突然想起,怪不得自己才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听到那个土匪的名字觉得有点熟悉,原来他也是通过张作霖的故事知道那个名字的。

张作霖的保险队受到土匪金寿山的进攻,幸有汤玉麟率部解救才使张作霖免于此难,张作霖感激汤玉麟救命之恩,与其结为金兰之交的兄弟,因汤玉麟年长张作霖四岁,为此张作霖奉汤玉麟为义兄。

遇风云一想,原来自己是张作霖的大恩人啊,看来事情有转机啊!

遇风云于是大声说:“对,是我杀的他!我还杀了他儿子。”

张作霖立刻拱手对着遇风云说话的这个方向,大声说:“那么,遇爷就是我张作霖的恩人,张某是特地前来拜谢的,请出来见面!”

遇风云听张作霖这么一说,觉得他不会突然打自己的黑枪了,于是从城垛后面站起来说:“哎哟,不敢当!我们当时也是凑巧,这才把他们那些人全都杀了。”

这时连汤玉麟都兴奋起来,在下面大声说着感谢的话。

张作霖又说:“遇爷,请开开门,容我进城,亲自磕头谢恩。”

遇风云说:“哎哟,我们地方很小,你有这么多的人,我们怕招待不了。”

张作霖马上说:“遇爷,来的路上不太平,我这是带着他们保个平安,绝对没有对遇爷不敬的意思,遇爷不要多心。”

遇风云本来不是爱动心机的人,但是才跟鬼子、土匪、罗刹打完几天,他还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状态,看见谁都哆嗦,也不由他对这些人不紧张。

遇风云是以为张作霖还是土匪,要打他的响窑,这要是让人家这些悍匪进来,他这儿就寸草不生了。

于是遇风云说:“都是小事,用不着这么客气,要是真的没事,那你就请回吧!”

张作霖还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他大老远地来了,不让他进门,他这就尴尬了。

张作霖只好又说:“遇爷,下官奉天将军的口谕,还要请遇爷回话。还是请遇爷开门,容下官当面说话。”

遇风云觉得奇怪,他只好问道:“什么将军,到底有什么事?你怎么穿着清朝的官服?”

张作霖有点哭笑不得,他看着遇风云样子很精明,怎么说话这么无知,奉天附近,谁不知道这儿最大的官员就是奉天将军,他还打听这个!

再说,他怎么连自己是马队管带都不知道,这附近只有自己一支武装力量,就算他不知道这个,他怎么会不相信自己是官府的人,自己穿着官衣呢!

张作霖只好说:“下官是朝廷命官,当然要穿着官服。”

遇风云觉得奇怪,以他的知识来说,张作霖这时是土匪呀!

遇风云只好问道:“你不是――嗯――那个――啊――你什么时候当的官?”

张作霖恍然大悟,马上说:“下官是光绪28年于新民受抚,先任马队帮带,后升管带。”

遇风云又问道:“那是哪年啊?”

张作霖有点明白了,这个小伙子没出过门,在家办事挺聪明,但是官方的大事一点不清楚,连现在是哪年都不知道。

张作霖只好说:“就是两年前。”

遇风云说:“啊,原来你真的是官。这样吧,你少带几个人进来,我们这边地方小,不能招待那么多人。”

张作霖一想,对方也是占了一个地盘,生怕自己把他吞并了,所以不敢开门。自己带着300马队,也确实威力太大,难怪别人害怕。

于是他说:“好吧,那我只带着身边的人进来。”

遇风云下了城墙,到下面开城门去了。

汤玉麟笑着说:“这小子,还是毛儿嫩,咱们要是打他,他一开门,咱们不就冲进去了,这300马队,谁能挡住。”

张作霖笑着摇摇头,让他别说话。汤玉麟不以为然,大模大样地等着开门,然后好吓唬吓唬这个小老弟。

很快大门打开,汤玉麟第一个冲进城门。他本来的意思是要冲一下,直接冲到遇风云身边,吓得他尿裤子,然后教给他这个见识。可是,他一进门,就立刻勒住马,吓得全身发冷。

原来,在城门里边,城门前的一处空地上,密密麻麻都是沙袋,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沙袋堆成的半人高的沙袋堆,沙袋堆里边都有两个架着枪冷冷地看着他的人。

而正对着城门的大街上,有一辆马车,马车上面有一挺马克沁机枪,大炮一样粗的枪口正对着他。

所有人看着他都十分紧张,如果他要纵马冲过去,对方完全可能条件反射,一梭子子弹打过来,把他打成马蜂窝。

汤玉麟是从土匪当中混出来的,当时东北遍地土匪,相互之间都不信任,两个土匪见面,都要用黑话对答,一句话没说对,对方就会开枪。

汤玉麟怎么敢跟人家冒这个险,万一刺激了人家,人家一阵排枪过来,他们这几百人就全都完了。

汤玉麟急忙大叫:“兄弟,别开枪!我闹着玩儿呢!”

对面的人冷冷地大喝:“下马!把手举起来!”

汤玉麟这时一点脾气没有,乖乖下马,慢慢走过去。

遇风云抱住机枪,他也相当紧张,以现代人的性格,没那个耐心跟人家斗什么心机,手里有这么强大的火力,基本都是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办事。

遇风云是看自己成了张作霖的恩人,也许跟张作霖的关系能有点转机,这才没有开枪。要不然,他们这些格林快炮就先打下去了。

尽管他的手下对用机枪没什么经验,但是这些机枪扫过去,也足够把张作霖他们打死上百的。

这时张作霖知道汤玉麟惹祸了,急忙跑进来,一进门就跳下马,大声喊道:“遇爷,千万别误会!我是来会朋友的!行了,后面的人都不进来!就我们两个!”

遇到冷冷地说:“好,信你一次,举起手,慢慢走过来,站到一边。关门!”

张作霖这样的乱世枭雄,在人家的严令下面,居然没有一点愤怒或者想要动心机的想法,他乖乖地听从遇风云的命令,举着手,和汤玉麟一起来到街道一边,看着人家关上城门。

这时遇风云才说:“对不起,你们人太多,我不能不防。现在咱们是朋友,你们上马,跟我到我们公司总部去,咱们慢慢聊。”

张作霖和汤玉麟上了马,这才松了一口气。尽管他们两个江湖风浪见过多少,什么悍匪巨盗都见过,但是今天让人家用重机枪对着,还是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

两个人一点脾气没有,乖乖跟着遇风云的马车向前走。

他们这么走着,洪友松他们都骑着马在两边护卫,把张作霖他们夹在中间。张作霖和汤玉麟都不禁暗暗吃惊,没想到人家也全都是马队,而且武器要比他们的马队强得多。

张作霖毕竟不凡,这时立刻说话接近双方的距离。

他问道:“遇爷,听说你是神仙下凡?”

遇风云又是一惊:“你听谁说的?”

张作霖一看遇风云的样子,心里又是一惊,遇风云的样子好象非常警惕,不是很愿意听到这个消息似的。

他急忙说:“外面全都传遍啦!遇爷,不是我故意打探,是您老的名声实在太大了。”

遇风云心想,他在沈阳西面都知道了,那鬼子的情报那么发达,当然也已经知道了?我的优势没有了?至少是鬼子和罗刹会非常重视我们了?

张作霖一看遇风云神色不对,急忙说:“遇爷,要不是你神仙下凡,也不能替我报了仇,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张某真是粉身碎骨无以为报!”

遇风云笑着说:“哎呀,就是一件小事,当时我没想起来他是你的仇人,我审了他们半天,就是没想到你身上来。”

张作霖也是觉得有点吃惊,这么看,这小伙子办事滴水不漏,谈吐也是条理清晰,显然头脑过人。奉天地面上什么时候出来这么一个厉害角色,一出手,就杀光了金寿山的绺子,还抢了这么多的机枪。

张作霖心想,难道说,他真的是神仙?

两边一边客气,一边走,很快到了遇风云的大院。张作霖文化不高,但是还是认识一些字,到了门口,他一眼看到,大门两边各有一个牌子,左边的牌子是“义勇军军部”,右边的牌子是“神洲公司”。

张作霖暗暗奇怪。

他下了马,旁边有人把马接过去,遇风云也从马车上下来,让人把马车牵进去,然后站在旁边等着张作霖。

张作霖一看遇风云跟他保持距离,也不过去刺激遇风云,只在远处拱手,然后跟着遇风云一起进门。

到了里边的大厅,两边分宾主坐下,遇风云说:“张大人,你刚才说,来我们这儿,还有奉天将军的口谕?”

张作霖苦笑起来,事情麻烦了。

他只好说:“遇爷,其实,还真是巧了。这俄国人前些天找到奉天将军,说有中国小偷半夜把他们的马克沁机枪偷走了,大发雷霆,奉天地面上,到处都在严拿。没想到真是遇爷拿来了。”

原来,遇风云和池寿兰当时进到罗刹的军营里边,没有惊动任何人,罗刹兵第二天早晨起来,发现机枪不见了,当然又惊又怒。

当官的把当兵的揍了一顿,认为当兵的玩忽职守。但是最后大家统一的认识是,这不是鬼子兵打来了,要是鬼子兵干的,那就不是只拿机枪的事情了,人家肯定得把大伙的脑袋一起拿去。

所以说,结论是,只能是中国的小偷把机枪偷走了。

于是,罗刹就派人来找奉天将军,责令他抓住中国小偷。

在日俄战争中罗刹几次要绑架奉天将军,打死清朝官员,但是罗刹受到袭击,还要清朝官员负责,帮助维持治安。

罗刹这种不把人家国家的主权放在眼里,又要人家行使国家职责的思维方式,实在是难以理解。

但是那个小偷事件是几天之前了,这时罗刹还没有把罗刹的一个连让人打死的事情通知清朝,所以张作霖只是来要机枪,后面的帐还没跟遇风云算。

13

20、慑服张作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