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平台,88必发娱乐官网,www.88bifa.com

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88必发娱乐官网>军事科幻>白山梦雪>第四十三章 灭门(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三章 灭门(二)

小说:白山梦雪 作者:惠风明月 更新时间:2016/11/9 23:21:07

父子俩进了家门,家里人都睡下了,海山媳妇听到声音,支起身子问:“怎么才回来,饭在灶上锅里。”

海山让志远先去换件干衣裳,又附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一会来厨房,爹和你一块吃。去吧。”然后也进屋换衣裳去了。

杜家是一所青砖围墙的三合院,海山一家住西厢,海山和媳妇带一双小儿女住一间大的,志远独自住一间小的。

志远磨蹭着走向自己的屋子,一步三回头,他爹进屋后那屋就亮起了灯,从投在窗户纸上的人影子看,他娘也起来了,似乎是帮他爹在换湿衣裳,两人轻声说着话,大概是爹在告诉娘,一会还要出去赚钱推磨吧,然后——那两个影子抱在了一起,两个脑袋也凑在了一起……

小志远也渐通人事了,他知道,那是他爹和娘在亲嘴,志远扭过头,眼里、鼻子里、心里,都是满满的酸味。

每当他看到爹爹抱着弟妹亲他们,把他们逗得哈哈大笑时,每当夜里经过爹爹的房间,看到他爹把手搭在他娘身上睡着时,每当吃饭时弟弟妹妹都有一个荷包蛋吃,而他没有时,这种酸味就会泛起。

他从来不敢在人前表现出这种情感,他在杜家受的教育,是必须:“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他知道如果让他爹知道了,一定会不高兴,他天不怕地不怕,独不敢惹他爹爹生气。

志远虽然只有八岁,已经知道要掩饰自己的情感,因为他知道,他和别人不一样,他不是他爹爹的亲生儿子,而是个“野种”。

从他懂事起,就没在爹面前闹过别扭,撤过娇,更别说缠着爹爹,逼迫着爹爹给他买吃的玩的,这在别的孩子很正常的事儿,他从来没做过,不是不想,是不敢,因为——他不是他爹亲生的。

他知道他爹不喜欢他那样,他怕他爹爹讨厌他,怕得要命!

志远走进自己的屋子,摸黑就那么坐在炕上,这炕是个小土炕,远不及爹爹房里那个宽大舒服,天冷的时候,烧了炕也不及爹爹那炕暖和。

他不喜欢那个被他叫做“娘”的女人,这个女人对他也不坏,他现在身上穿的,全是她给缝的,可志远依旧嫉恨她。

自从这个女人进了门,他爹爹就不再和他睡了,只在天最冷的时候抱他去房里炕上睡了几晚,他心里一直不忿,为什么弟弟妹妹可以,而自己不行?!这个女人,为什么总说家里艰难,在爹不在的时候,弟弟妹妹有荷包蛋吃而他没有?!为什么总爱和邻居女人们张家长李家短,让人知道他不是亲生的,不论是在锦州,还是回到奉天浑河堡,都有邻居家的孩子向他吐口水,在他后面扔小石头,指指点点,叫他“野种”!

在这个世上,对他最好的人、他最亲的人是他的爹爹和爷爷,可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女人,他最亲的爹爹不再是他一个人的爹爹。

大门外好象有响动,院子里的狗叫了两声,跟着就不叫了,如果有生人,家里的狗是会大叫的,这样只叫两声,是有人,但是是熟人,应该是邻居或是村里的人,半夜这个时候来的人,多是来求急诊的。

志远赶紧起来,准备去开门看看,见到他爹爹已经掌着灯,在下顶门杠开门了。

海山开了门,门外没人,这时雨已经停了,左右看看,有条人影正远去,海山心中生疑,一边问道:“谁啊那是?”,一边迈开大长退,追过去,用灯一照,认出来了,是同村的“老相识”,他爹老杜头被绑票时的花舌子钱串子。

海山伸手一拦,冷冷的问:“你在我家门前干啥?!”

“谁干啥了?我回家,路过,不行啊?!”钱串子色厉内荏的瞅着海山。

海山冷哼一声:“瞅啥啊?再瞅一眼试试?!”一副挑事的势头,这个死钱串子,把杜家害惨了,海山总想找个由头削他一顿。

“不敢!不敢!我绕道走!”钱串子倒不上当,倒退两步,闪到路边急急的就走了。

海山厌恶的瞅了一眼钱串子的背影,牵起赶来的志远的小手,父子两回家。

回家进到厨房,从灶上锅里拿出饭碗,一大碗高梁米饭,一个煎得两面金黄的荷包蛋,还有些青菜咸菜。

志远搬过一条长条凳子给他爹爹坐,海山示意志远也坐下,用筷子一夹,把荷包蛋夹成两半,夹起半个,喂到志远嘴边:“吃吧。”

他常常夜归,回来晚如果远儿还没睡,经常把留给他的饭菜,在厨房里偷偷分一些给远儿吃,之所以要偷偷的,是免得他媳妇知道了麻烦。

他知道他那个老婆,有点偏疼自己亲生的孩子,为这,也说过媳妇几回,但也不好过于苛责,因为如果吃饭时志远没有鸡蛋吃,那他媳妇自己也是没有的,鸡蛋只老人和孩子和海山才有得吃,她孝敬公婆,爱他,爱孩子,也是真的省俭,谁让家里还欠着一屁股债呢。

志远摇头:“爹吃,爹一会还要推磨呢。”

“吃吧,爹在那人家吃过晚饭才回的呢。”

两父子你推我让的吃完,就收拾起程了。

雨后的夏夜,凉爽中带一点寒意。

天上云散月出,两父子乘着月色,在大路上越走越远。

却不知,也就此与他们的亲人们,越走越远。

第二天一早,那个办喜事的人家,为感谢海山一晚的辛苦,热情的邀请海山父子参加婚宴,盛情难却,海山也就答应了,吃过早饭,在磨房找了个地方搂着儿子补了一觉,睡醒便到大门前看热闹,花轿就要到了,门口迎新的、看热闹的、吹吹打打的,一大堆子人。

这时,一个穿着长衫的男人匆匆赶来,向主人家恭贺几句,边上就有相熟的朋友扯着他聊天。

“哎,老哥,怎么才来啊?”

“路上听到一个大事件,耽误了会!”

“啥大事件?”

“三江好啊,又拉起来了!”

海山耳聪目明,老远的“三江好”三个字入耳,让他心中一凛,赶忙凑过去听。

“不能吧,三江好不是已经让小张给打散了吗,他们大当家的不是也打死了吗?这可是上过报纸的!”

嘿嘿,就是比说书都热闹,才耽误了——三江好的大当家,大秃头,又活了!

“啊?人死还能复生啊,真有这事?”

“人死当然不能复生,匪首死而复生的事多了,都是兵剿匪时,土匪看打不过了,扔下些老弱病残,再找个人打死,在他身上放土匪头子的信物行头,装着是大当家的被打死,这样当兵的就可以回去邀功领赏了,就不会穷追猛打了。”

“就算三江好又拉起来了,也不敢还在这一带活动吧,这里离奉天城不远,就不怕小张再剿他一次?”

“肯定不敢啊,听说是乘现在青纱帐起,猫完冬的崽子们重聚,才重新拉起的绺子,第一件事就是“吃插月”,清理绺子,还有就是报复敢叛敢逃的,搞完还不赶紧柳条篮子摇元宵————滚蛋啊。”

海山突然想起了昨晚,在杜家门前鬼鬼祟祟的钱串子,心猛地一紧,他意识到,他最怕的事情可能已经发生了!

海山冲前,双手抓住那人的两条胳膊,用力摇晃:“他们搞哪了?说!”

那人才要发作,可马上被海山的样子震慑住了,只好乖乖的回答:“听……听说是……浑河堡”

海山一下子脸色煞白,扔开那人,倒退几步,站都几乎站不稳,只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爹!爹!”志远扑过来,摇着他爹的手臂,看到他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吓得他差点要哭出来了。

海山看着摇着他的志远,慢慢回过魂来,立即将孩子托付给主人家代为照看,自己拔腿就没命的往家跑。

想起昨晚见到钱串子,但自己竟然没警觉,海山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海山回到浑河堡,他家还在冒着淡淡的黑烟,三江好在他家杀完了人,还放了一把火才走的,邻里合力把火救息,这会子还有人往来提水救火呢。

这里离城比较近,土匪怕和闻讯赶来的陆军交火,做完恶很快就退走了,这才让邻居们可以及时救火,加上昨晚下过雨,东西不好烧,不然不但杜家要全烧没了,邻里也要遭殃。

海山往家里冲!

一堆邻居拉着他:“海山,别进去,别看!老惨了啊!”

“大侄子,你要顶住啊。”

“海山啊,到叔家先坐坐,听我和你说啊。”

海山双肩一扛,拉住他的人全被他甩飞了,他冲进了院子里。

太惨了!

院子里正房前,摆着他爹、他娘的尸首,是枪杀,他爹被人打死之前,还被捆绑了。

东厢因为连着柴房和药房,烧得最历害,东厢门前,被救火邻居抬出的几具尸体放在一起,两大四小,是海山哥哥杜海德一家,烧得黑炭一样,有的还卷成一团,根本看不出人形了。

西厢门前,也有几具尸体,没烧过,但有人用一张席子盖了,海山看到露在席子外头,他媳妇的脚。

海山颤巍巍过去,不敢掀开席子看,他怕掀开后看到的是媳妇和两个孩子的尸体。手抖了好一会,还是把席子一掀。

用席子盖着,是因为,他媳妇的肚子,被人用刀划开了。

海山只看了一眼,就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12

第四十三章 灭门(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