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平台,88必发娱乐官网,www.88bifa.com

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88必发娱乐官网>军事科幻>东方龙腾>2 压寨夫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 压寨夫人

小说:东方龙腾 作者:岛主 更新时间:2017/6/10 11:51:10

  2 压寨夫人

  第二天一早,汪鼎杰和马永贞兄妹三人,带上挑出来的50名护卫队员骑马离开了上海,一路飞奔前往苏州。

  经过嘉定安亭镇时,一行人停了下来用过午餐,汪鼎杰派陈晓湖前去通知嘉定商行的掌柜立即派出一艘漕船驶到东山岛附近备用。

  之后,一行人马不停蹄一直奔到临近了太湖南边的东山镇,才下了马,扮成贩马的商帮前行,在东山镇的最南头找了一家大客栈住了下来。

  一切安顿好之后,汪鼎杰和马永贞找到了客栈的掌柜打听厥山岛的情况。

  掌柜告诉汪鼎杰和马永贞,厥山岛在东山岛的西南边,西山岛的正南边,和泽山岛、三山岛一起被称为三山群岛。

  在东山岛和西山岛登高远眺,会在烟波浩淼的太湖中看到宛若翡翠般的三座小岛,这就是三山、泽山和厥山所组成的群岛风光,厥山岛上还住有十几户渔民。

  “渔民?厥山岛上没有水匪?”汪鼎杰听说岛上还住有渔民,觉得很疑惑。

  “没有没有,太湖里水匪多不假,但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住在距离陆地这么近的地方。”

  “为何?”马素贞明知故问道。

  “既然在东山岛和西山岛就能看到三山群岛,那么水匪哪里敢跑到官府的眼皮底下。不过,倒是时常有水匪过来劫掠、绑架游人和商旅。这湖里的那些水匪倒是很有意思,他们虽然凶残,倒也兔子不吃窝边草,渔民或是交了保护费,或是与水匪熟识,故而很少听闻水匪们残害湖里渔民。”

  “哦,原来如此。那么太湖的水匪一般住在什么地方?”汪鼎杰问道。

  “太湖里号称有四十八岛七十二峰,大部分岛屿离岸不远,也有一些岛屿散落在浩浩荡荡的湖里,这些岛因孤悬湖中,岛上生活不便,多无人居住,久而久之就被一些流匪恶霸占据下来。这些水匪平日里向周围的渔民收取保护费,或跑到岸边干些劫掠、绑票的营生,官军管得严时,他们也会在湖里打渔维持生计。”

  “官府就对他们放任不管吗?”

  “官府怎能不管?客官有所不知,太湖水域历来由江苏省苏州、浙江省湖州府两地共管。这些水匪异常狡猾,多居住在两地管理水域的中间之处。若江苏的官军来剿,他就逃往浙江水域,浙江的官军来剿,他们就逃往江苏水域。若两地联合来剿,他就化为渔民四下散开,官府对他们没什么好办法?”

  “哦,那掌柜的是否知道离这里最近的哪处岛上有水匪?我们初到贵地,得闲想到湖中游玩,也好避开这些水匪。”汪鼎杰心想,这些水匪能在太湖里生存下来,确实有一套,居然与太祖当年选闽赣粤三省交界的山区打游击、点燃革命的星星之火不谋而合。

  “据说厥山岛西边不远的小雷山岛就盘踞着一伙水匪,平日里经常到东山岛、西山岛附近作恶的好像就是这一伙强人。”

  这就对了,看来就是这伙水匪劫了大东亚的货船。果然挺贼的,把交赎金的地方放在离他们老巢距离很远的厥山岛,看来要抢回货船、救回弟兄得费些周折了。汪鼎杰心想。

  这时距离水匪规定交赎金的日子还有7天时间,汪鼎杰命令陈晓湖租了条渔船,又命他与朱跃峰、方功惠三人扮成渔民,跟着船东前去侦察小雷山岛。

  “小雷山岛,不去不去。”船东听说陈晓湖等人要去小雷山岛,脸色大变,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我们不上岛,就在附近转转。”

  “岛上住着一伙杀人不眨眼的强盗,有什么好看的?”船东疑惑不解地问道。

  “为了将来若是没活路了,好去投奔他们。”陈晓湖笑嘻嘻地说道。

  “啊?”船东笑嘻嘻地说道。

  “晓湖,你可别瞎说,吓着船东了。”方功惠赶紧说道,“其实我们是官府的探子,最近得令前来剿灭这伙惯匪。”

  “哦。”船东半信半疑地说道。

  “大叔,这是5两赏银,您先拿着。”陈晓湖从怀里掏出两个银元宝,微笑着说道,“若是您将我们弟兄送到小雷山岛,转上一圈后平安返回,另外还有5两银赏你。”

  船东看得眼都直了,他其实知道,小雷山岛上的水匪并不会为难这里的渔民,若是不巧遇上了最多把当天打的鱼蟹送给他们就是。

  “好吧。”船东架不住10两白花花银子的诱惑,终于鼓足勇气答应下来。

  第二天,汪鼎杰与马素贞扮成游客,马永贞扮成他俩的随从,雇了一艘游船前往厥山岛。

  船东是个五十多岁的本地人,对三山岛上的一草一木、人文风俗、历史传说了然于心,对周边的泽山、厥山等小岛也是相当了解。在他的带领下,船儿出了东山岛,一路往西南而去,经过三山岛,船东指着远处的一个黑点说快到了。

  汪鼎杰三人努力睁大眼睛看去,只见远处的山山水水都被雾气所遮掩,山水难辩,满眼雾蒙蒙的一片。

  船儿又划了一会儿,终于靠近了厥山岛。

  厥山岛是三山群岛中最西端的小岛,面积不大,大约有五六百亩,小岛最高处露出湖面大概有五六十米,山上长满了参天树木、灌木和杂草。岛的南端和泽山岛相对之处有一个小村落,住着十几户人家。

  船东将船系在村落旁的一颗大树上,好意叮嘱汪鼎杰三人快去快回,因为此处常有水匪出没,恐对三人不利。

  汪鼎杰三人谢过船东后登上了岛。当地的居民对一身游客装扮的三人见怪不怪,看来岛上平日里不乏有游人来访。

  三人在岛上东逛西逛,问村民打听到一条上山的小路,沿着这条杂草丛生依稀可见的小路,爬到了山顶。汪鼎杰找到一棵十余米高的大树,爬了上去,从怀中掏出单筒望远镜四下看去。

  此时,已是烈日当头,雾气已基本散去只见湖面上白帆片片,但是看不见西面有什么小岛,看来水匪盘踞的小岛离此处还是有些距离。

  汪鼎杰又仔细观察了整个厥山岛的地形,发现岛上到处覆盖着郁郁葱葱的树木,唯有刚才三人登岛之处被当地居民开辟出一小块平地搭建茅屋和种菜,看来水匪应该就是在这里和他们交易了。

  汪鼎杰下了树,忽然见马素贞悄悄向他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往他们刚才来时的小路看去。汪鼎杰假装无意中往后一瞥,果然看见一个灰色的身影迅速闪到一簇草丛后。

  汪鼎杰心想不好,看来村子里有水匪的眼线。

  “不好,看来村中有水匪的眼线。”汪鼎杰懊恼地说道,“大意了,水匪既然要与咱们在此交易,怎么可能不安插眼线?”

  “我说,妹夫,要不要捉住此人,应该能打听到水匪的情况。”马永贞凑上前悄声问道。

  “不急,暂不惊动他们,免得横出枝节,害了被绑弟兄的性命。”

  “哥,你又来了,和你说过多少遍,别叫鼎杰妹夫。”马素贞不满地说道。

  “哟,成家才多少天,就这样护着夫君了。以前真是白疼你了。”

  “呸,还真没脸没臊了,你说,你以前怎么疼我啦。与俺过招时没轻没重,害得我手上、腿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马素贞不依不饶地说道。

  “嘿嘿,那是你自个要找我过招的,哪能怪俺。”马永贞嬉皮笑脸地说道。

  “得,你们两个别吵了。以后自家人在一起时,你爱叫我妹夫就叫妹夫吧,其他时候得正经点,该叫什么就就什么。”

  “对嘛,这里不就只有俺们一家三人嘛。其他场合,俺知道分寸的。”

  “哼。”马素贞白了马永贞一言,嗔道,“你若还不分场合地乱说话,我回去告诉爹娘去。”

  “哎呦,吓死个人哦。”马永贞一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三个假装没有发现暗中盯梢之人,一路说说笑笑地下了山,直奔小船而去。到了岸边,只见船东神色焦急地催促三人赶紧上船。

  三人一上船,船东就飞快地摇起来橹,完全没有来时的悠闲。汪鼎杰联想刚才那个跟踪三人的鬼鬼祟祟身影,知道不妙,赶紧找到了船里的撑篙,帮船东撑起了船。

  等船儿离开了厥山岛有了一里多路的光景,惊魂未定的船东看到后方没有船只追来,这才长嘘了一口气,说:“客官,你们刚才被水匪盯上了,好险啊。”

  “老人家怎么知道有水匪?”

  “你们上岸不久,就有一个不是本地口音的人鬼鬼祟祟地过来打听你们的情况。我想,这铁定就是水匪。”

  汪鼎杰拿出望远镜,向厥山岛看去,只见有两人拎着长刀正在三人离去的那棵大树底下直跺脚,其中一个人似乎在埋怨另外一人。

  “我告诉那人,你们是读书人,来此地游玩。”

  “多谢老人家。”

  汪鼎杰知道船东是好意,那样说是想告诉水匪这三人没什么油水,不值得下手。

  只是这群贼人为什么还是盯上三人呢?难道想劫色,心里想着,眼睛邪恶地朝马素贞看去。只见马素贞在蓝天碧水的映衬下,果然娇羞可人。

  汪鼎杰看得心里一动,悄悄凑过去,在马素贞耳边轻轻说:“看来水匪想劫娘子去给贼首当压寨夫人呢。”

  

6

2 压寨夫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